梦游症(哈蛋脑洞)

设定:《梅林传奇》背景借用,并不是完全按照《梅林传奇》的剧情走向,只是借用里面少许剧情的设定随机编造脑补而用。


注意:此Arthur王传说非彼Arthur王传说,全凭捏造臆想。

 

因为不会编造大阴谋所以全文轻松欢乐向。

 

Arthur=Harry

Merlin=Merlin

Morgana =Gazelle

Modred =Valentine

Uthur =Arthur(电影)

Lancelot=Lancelot

Percival = Percival

 

Summy:V-day之后,Harry幸存并陷入有可能永远也醒不过来的深沉昏迷中,而Eggsy患上了梦游症。

 

正文:

 

     V-day之后,Harry幸存并陷入有可能永远也醒不过来的深沉昏迷中,而Eggsy患上了梦游症。

     为了弥补Arthur这个重要职位的空缺,Merlin召回了所有骑士并举行了推举A的投票,众人一致投票决定推举Merlin成为Arthur,只有Eggsy一个自此至终选择沉默,在宣布结果的时候Eggsy想突然坏掉了发条的时钟一样喊出了声,他十分压抑地表示Merlin不适合担任Arthur 一职,他选择投Harry一票,在众骑士怜悯沉默的眼神下Eggsy逐渐冷静下来,他跟Merlin道歉并解释他并不是这个意思,但是他就是不愿意,在Eggsy胡言乱语的解说下Merlin十分冷静平和地表示理解,并宣布他只是暂时代理Arthur一职并表示无需多议,众骑士表示没意见。投票结束后,Merlin示意Eggsy留下,Eggsy低下头情绪十分低落,为着刚才在会议上的失态和不受控制而感到羞愧,也为对Merlin的态度感到愧疚。而Merlin只是很平静地按了一下Eggsy的肩头,低声跟他说了句永远别放弃希望,只要相信就会发生奇迹,之后便留下莫名其妙又充满感动的Eggsy离开了。

       在又一个陪伴昏迷Harry的寻常日子里,Eggsy发现了一本放在Harry病房柜子上的书本,那是一本古旧的有着全国家喻户晓的故事的书本——Arthur王传奇。Eggsy本不是那种喜欢看神话传说故事的人,只是今天有点特别,他想着也许他能给Harry说说床前故事,虽然是一个广泛为人所知的故事,于是他拉过凳子坐在Harry一旁,将书搁在Harry垂放着的手上,慢慢翻开了书页,他难得认真而专注地读者里面的故事,却没想到稍后自己就别睡意拖进梦的深处。

 

***   ***

       Eggsy是被蔬菜的腥臭味和黏腻的汁液弄醒的,他感到有点怪,头顶烈日,嘴里有番茄混合着生鸡蛋的怪味,脸上很痒,有什么东西粘在上面,脖子不能动,被什么刑具困住了,双手也是,Eggsy迷迷糊糊地睁开眼,不想又一个什么东西扔到了他的脸上,他费力甩了甩头,努力睁大了眼睛,惊叫了一声Merlin!接下来Eggsy滔滔不绝地向Merlin抱怨他又在搞什么鬼玩儿儿让他马上立刻放了自己,站在Eggsy前面离得有点远的光头托了托眼镜一脸平静地等到Eggsy骂够了,只瞪大眼睛瞪着他看时才傲慢地点点头说到还不错,不是个孤陋寡闻的,并且赞叹了Eggsy的蛮勇和格斗技巧,但即使如此他还是冒犯了王子所以还是得意思意思惩处一下。

       Eggsy根本不知道Merlin到底在说什么鬼,只是想他又在搞什么试验,Eggsy乘着空档看了看四周,觉得自己肯定是走错了片场,在他兀自震惊的时候忽然听到一把一辈子也难忘的声音——Harry Hart的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该死的性感迷人。

       Eggsy看向了Harry的方向,眼睛简直不能从Harry身上移开,Harry·该死的性感妖精和腿精·Hart居然穿着锁子甲!穿着锁子甲的Harry实在是太帅太迷人了,Eggsy觉得他要眼瞎了,他急忙大声喊了Harry的名字,博得对面正在交谈的两人的注意,Merlin挑眉看着Eggsy,Harry带点迟疑地问Eggsy这是不是在自我介绍,Eggsy既感动又混乱,他说他叫Eggsy,Harry是他的名字,Harry顿时就迷惑了,他对Eggsy介绍说,我叫Arthur不是什么Harry,旁边这位是Merlin,他的仆人(Merlin在一旁抗议表示他才不是Arthur的什么仆人,他是卡梅洛特唯一的脑子),并对Eggsy在刚才因为他们微服出巡被扒时Eggsy的见义勇为举动表示感谢,而又由于Eggsy误会Merlin是扒人的一伙差点揍了Merlin一顿反被Merlin报复锁了起来扔烂番茄和鸡蛋感到抱歉和无可奈何(Harry可不想和暴走的Merlin搭上边),最后为了报答Eggsy的“救命之恩”(感觉完全是Eggsy多此一举),国王应王子Arthur的要求特恩赐Eggsy成为Harry的贴身男仆(Merlin对这个决定表示要点十二万个赞)。

       然而Eggsy一直处于Harry好好的活着并站在自己的幸福感中晕眩不已,在Merlin对他讲解日常男仆需要注意的事项后十分迅速地就投入到他的新角色中去并飘飘然地向着Harry所在的房间飘去,他实在是太激动了!

 

***   ***

       成为Harry贴身男仆的好处就是可以近距离名正言顺地为Harry换衣解带,沐浴更衣,还可以小小的欣赏Harry放松可爱的睡颜一把,每每进行上述行为的时候Eggsy都幸福高兴得快要晕倒的地步,而Harry也在和Eggsy的日常接触中发现Eggsy其实是个很纯粹而又心思细腻的大男孩,在他面前基本上喜怒形于色,毫无保留毫不造作地表达对自己的爱慕和迷恋,奇怪的是,Harry对此并没有感到不舒服和恶心,反而很享受这种被Eggsy珍视着的感觉。两人都没发现他们之间的关系和感情慢慢发生了变化。

       除了照顾Harry的日常起居之外,Harry有时候会带Eggsy到操练场练习剑法,他惊喜地发现Eggsy有一副强壮灵敏的身体,以至于他们总会在对练和相互切磋里忘了时间。Harry还将Eggsy介绍给了其他圆桌骑士认识,Eggsy惊奇地发现Lancelot和Percival居然就是Lancelot和Percival。

        Lancelot和Eggsy私下里交往甚密,Lancelot性格爽朗勇敢强大且乐于助人,虽然偶尔有点浮夸和二,但总体来说是好人一个,他经常会带Eggsy就酒馆喝酒玩乐,也会教Eggsy一些剑技和技巧,Eggsy问Lancelot为什么要来卡梅洛特,Lancelot不好意思地绕绕头说是为了Percival,Eggsy淡定地在心里呐喊我知道了什么不应该知道的秘密!

        Lancelot说他小时候在湖边的时候曾经与Percival相遇,那段时光让他珍藏并铭记于心,后来Percival不得不离开后他一直记挂着他想要找到了,等他长大能够独立游历四方的时候,终于在这里找到了Percival,Percival还是老样子,并且他并未忘记Lancelot,Lancelot感到他们之间的关系和昔日的感情并没有因为时间而改变,他为此感到十分开心,Eggsy在听完整个关于Lancelot和Percival的故事后也为他们能够在此相遇感到由衷的高兴。

 

       Eggsy在一次和Harry外出的时候偶遇了一只独角兽,相传独角兽是及其纯洁的生灵,它们只接触纯洁之人,Eggsy没想到这些,他只是十分好奇并且感到庆幸,他遇到了传说中的独角兽!就在他紧张不已就要接触到独角兽的时候Harry出现了,他误以为那是要伤害Eggsy的生物,将独角兽杀害了,事后在Eggsy的解说中才发现自己误杀了独角兽,然而事而至此,覆水难收,他们回到城堡后告诉了Merlin这一事件,Merlin十分担忧地表示杀害独角兽会带来诅咒。

       随着独角兽之死的第二天,Eggsy感觉到独角兽的诅咒实在是太那个坑爹和充满恶意了。

       谁都知道Arthur的敌人就是Morgana和Modred,没想到今天就让他一次遇上了,而且这个Modred也太令人惊悚了,他居然就是Valentine!Morgana就是Gazelle!Eggsy顿时觉得他的三观又被刷烂的趋势。

       就在Eggsy还在脑补传说中Modred是Morgana和Arthur的私生子代入这里就是Harry和Gazelle生了Valentine这个私生子的庞大信息混乱不已时他听到Harry在他旁边用力的咳嗽了声并解释说他并没有和Gazelle生下Valentine这么个儿子,虽然Gazelle确实是和他有着同父异母的血缘关系,但Valentine才是Gazelle各种意义上的“父亲”。Eggsy尴尬地绕绕头,他没想到居然将脑补内容说出口了,所以现在他只能在Merlin的白眼和Gazelle的怒视下呵呵傻笑了。

       Valentine这次来明枪暗箭地和Uthur王谈论了些阴谋计划,他希望在五个国家国王聚集Camelot签署和平协议前教唆并说服Uthur王发动战争。

       后来的事件发生的很突然又仿佛在意料之中,在Valentine到访后的一段日子里,Eggsy发觉Uthur王变得很奇怪,阴晴不定并且变得日益傲慢冷酷无情,他派了Harry到前线参与攻打别国的战争,但Harry和Merlin并不赞同Uthur王的决定,但他们反对无果,最后只得服从命令。最重要的是,Eggsy感觉到这是Valentine要在乱战中乘机做掉Harry的铺垫,他的目的是要控制卡梅洛特最终吞并它。

       Eggsy感到很焦虑,他一如既往地去往Harry房间的时候路过了Gazelle的房间并无意发现里面的一块水晶,Eggsy从水晶里看到了让他无法承受的未来。

       Eggsy强压着心痛和心慌冲冲找到了Merlin,他告诉Merlin他所看到的未来,Merlin却是十分镇定仿佛早已知晓一切,他告诉EggsyValentine这次是有备而来的,他要挑起卡梅罗与别国的战争,本来这一次都是寻常国与国之间的斗争,他们还是有打败Valentine的可能的,但是现在加上独角兽的诅咒就让事情变得复杂了,这个诅咒助长了Valentine的邪恶计划,Valentine计划逐步消灭别国然后吞并卡梅罗,因为他要让Gazelle,Harry同父异母的姐妹登上皇位,那么Harry就是横陈在皇位于Gazelle间的障碍,Valentine要杀掉Harry。

       Valentine在外指挥军队,Gazelle在城堡内用邪巫之术控制亡灵军队,Eggsy虽然全力阻止但也于事无补,唯有杀掉Gazelle才能停止对亡灵的控制,但鉴于Gazelle本身就是个战力值爆标的挂,Eggsy就这么一直和Gazelle处于交着状态。Lancelot在Eggsy遭遇Gazelle袭击背后被亡灵攻击时舍命相救,Eggsy最后在圆桌骑士的帮助下杀掉了Gazelle,至此,城堡的骚乱停止了。

       另一方面Harry在战场上遭遇了Valentine,那时候Harry刚刚从砍杀百人中稍微清醒过来,Harry有着自己不为人知的阴暗面,清醒过来后的Harry有点沮丧,但没能沮丧多久他就发现出现在面前的可恶的Valentine,就在他毫无防备的时候被Valentine一剑刺死,Merlin随后杀了Valentine并保存了Harry的身体,他用魔法告诉EggsyHarry身死的消息,Eggsy无法承受当即就崩溃了,在Eggsy差不多要昏厥的时候Merlin告诉Eggsy要是他能寻得圣杯的下落就能拯救Harry,然后Eggsy瞬间复活了(他在心里腹诽Merlin绝对是故意的)。

       Merlin将Harry的遗体带回来了卡梅洛特,就安放在Harry的床上,Eggsy在出发前忍不住在Harry床前悲伤怀秋了一阵子,最后被一旁的Merlin凉凉地来了句再磨蹭就救不了被吓的马上出发了。

       Eggsy顺着Merlin的指引,找到了Merlin所说的魔法起源的水晶洞,他走进四周铺满魔法的洞穴,却没能发现任何有圣杯出现的痕迹,除了水晶就是水晶,只有无穷无尽的水晶,而且他并没有魔法,怎么可能找到藏身与魔法中的圣杯?

       Eggsy绝望不已,他在洞穴中央颓唐地跪坐下来,红肿的双眼已经再也哭不出任何泪滴了,也许这只是Merlin的又一个恶作剧,他就爱捉弄我,Eggsy此时却不合时宜地想。突然他想到了Merlin很早之前对对他说的:永远别放弃希望,只要相信就会发生奇迹。四周的水晶像是受到感应一样发出柔和的光晕,Eggsy被这突如其来的变化惊的抬起了头,他看向了四周,却在水晶里看到了所有他加入王男后与Harry相处的回忆,不看不知道,自己的表情现在在自己看来也觉得让人害羞,面对Harry时那么露骨的充满爱慕的眼神和红扑扑的脸颊,原来自己在那么早的时候就已经爱上了Harry,原来那些失去Harry时心碎的疼痛和看到Harry沉睡时酸涩抑郁的心情并不单单是当初自己认为的对Harry是敬慕,爱戴那么简单,而是真情实意的爱,现在他才发现,在不知不觉间竟爱Harry那么深。

       Eggsy着迷地看着那些不同时间段的和Harry的回忆,嘴角不禁泛起幸福的笑意,里头的Harry看来对自己也不是全无知觉的,那些满溢的宠溺眼神,总是带着温柔纵容的笑容,即使在最后闹翻的那一刻也是一副拿你没辙的无奈表情,Harry,Harry,Harry,Harry,Harry,Harry,Harry,Harry,Harry,Harry,Harry,Harry,Harry,Harry,Harry,Harry

       爱意满溢Eggsy心间,我依然在等着你回来,你说要等你回来再收拾我的,我在等着呢,一直在等着,一滴晶莹的泪滴滑落脸颊掉落到地上,圣杯显现。

       等Eggsy拿着圣杯好不容易回到Harry身边时已经是午夜了,Eggsy心急如焚地将圣杯递给Merlin,Merlin却仿若遇到瘟疫一般连连摆手,他说不是你拿着可不行,我可不想遭遇不测。Eggsy疑惑,现在想起来才记得问Merlin为什么要让他这个没魔力的去找这魔法圣杯,不是他不愿意为Harry付出,只是害怕找不到就耽误复活Harry的时间了,幸而最后有惊无险地找到了,对此他还是感到迷惑。Merlin叹了口气,他说你是真傻还是装傻,传说圣杯只有最纯洁的人才能找到,有且只有一个人能够找到,你真的不知道你自己是谁吗?Eggsy猛地想起他确实从来没有见到过那个传说中的骑士,最纯洁的,独一无二的加拉哈德。

       而我就是加拉哈德,拥护Harry成为Arthur王的加拉哈德,Eggsy又感到哭了,Merlin在一旁嘀咕快说说你的泪水,一滴就够了,再哭就要瞎了。Eggsy此时才发现手里原本是空的圣杯现在却是盛满了清澈的水,他看向了Merlin,Merlin点了点头,Eggsy小心地扶起Harry,将水喂给Harry,在紧张而漫长的等待中,Harry终于睁开了双眼,而一阵强烈的光自圣杯中发出,Eggsy只来得及看到Harry温柔的双眸便迷失在光里。

 

***   ***

      Merlin很头痛,Eggsy绝对是史上最麻烦其实没有之一,尤其是当他和Harry联系在一起的时候尤其麻烦,刚刚还好端端的在Harry床边打瞌睡,忽然就开始梦游起来了,话说Eggsy原来有梦游症的吗?

      没法Merlin只得跟着Eggsy走了,谁让他是Harry的小宝贝,小太阳,小蜜糖,他可不要等Harry醒来后发现自家的狗狗有什么闪失然后让自己来承受来自王的怒火。起初Merlin是打算引导Eggsy回到床上好好睡一觉然后醒来,但Eggsy意志十分坚定,不管不顾Merlin的干扰,自顾自地在王男基地里游荡,似乎是有目的性的游荡,有时候还会停下来傻笑或者说些什么含糊不清的话语,说的最清楚的莫过于Harry这个名字了,Merlin对此翻了翻白眼。

       在Eggsy一连串的王男梦里一游后Eggsy最后来到了Merlin的办公室,他睁大着空茫的双眼仿佛看着四周的显示屏,里面正播放着什么值得Eggsy泪流满脸的东西,而Merlin无从而知,但这并不妨碍Merlin对Eggsy的观察,他觉得也许Eggsy正经历一个什么历险,幸运的是,里面居然也有他的存在,Merlin对此感到十分满意。当然这满意在看到Eggsy拿起他那心爱的马克杯并不懈努力地将眼泪滴进里头是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在摧残了Merlin的马克杯之后Eggsy并不打算将它还给Merlin,他像有导航仪一样,捧着马克杯走回了Harry所在的病房,Merlin一直试图从Eggsy手中抢救自己的马克杯,无果,最后在Eggsy做回Harry病床前的凳子上时成功将马克杯救回来了,然后Eggsy咚的一声睡趴在Harry垂放着的手上,Merlin无语,他皱着眉看了下盛有Eggsy眼泪的马克杯,试着喝了一小口,咸的,有点苦。

       随后Eggsy清醒过来,向四周望了一圈,感觉还搞不清自己到底在哪里,然后他看到了抿着马克杯边缘的Merlin,Eggsy猛地怪叫了一声Merlin,吓的Merlin差点将马克杯甩出去,他以为被Eggsy发现了他刚才偷喝Eggsy眼泪的行为,心虚地将马克杯藏在身后,Eggsy此时清醒过来了,他还是直勾勾地看着Merlin,就在Merlin感到不自在的时候Eggsy涨红了脸说Merlin你这个坏家伙我一直会报复你的,搞的Merlin一头雾水。

       Eggsy将注意力回到Harry这里,他执起Harry的手吻了一下,想到刚才在水晶洞看到的回忆忍不住又湿了眼,鬼使神差地俯身上前吻上了Harry干燥的唇,只是个有点湿润但充满甘甜的吻,就在两唇相接的瞬间,Harry睁开了眼睛,Eggsy当即呆住了,Harry轻声地叫了声Eggsy,Eggsy像惊醒一样猛地直起身来,他条件反射地想要走开,Harry的手捉着Eggsy的手腕,他带点虚弱地说,别,别走,呆在这里。Eggsy当即红透了脸,他害羞地回凳子上,但是眼睛却是不愿意离开Harry半分,Harry微微地笑着,对Eggsy说,谢谢你,我纯洁的独一无二的加拉哈德,是你充满爱意的泪让我清醒过来。

        Merlin在一旁默默地翻了个白眼,然后悄悄地离开了病房并体贴地为他们关上了门,通知医疗部的稍后再过来吧,Merlin心情愉快地想,奇迹,只要相信奇迹,就不用因为代理工作而被文书压死在桌上,他望向窗外闪耀着阳光的蓝天,举杯致敬,敬大难不死的Harry,敬总是创造奇迹的Eggsy。

 

END


*至于那边谜一样的故事书我也不知道它到底从哪里来又到了哪里去,总知就是没人记得它的存在了。

*关于Merlin,只能说Merlin就只是Merlin而已,从来不是什么其他人。

评论
热度(26)